棋牌文化

超级棋迷曾国藩

信息分类:传统文化  发布时间:2015/05/21  责任编辑:zhou  作者/来源:中国棋牌网

曾国藩(1811-1872),作为晚清的一代功臣,曾国藩是中国近代史具有深远影响力的一个人物,他镇压太平天国,扶持晚晴王朝,学识渊博,诗文传世,文治武功。一般人都知道他在波澜壮阔的历史事件中的业绩,但很少有人知道,他还是一名超级棋迷,嗜棋如命,而且棋风棋品一般,后人时有诟病。

例如《清代轶闻》,曾记述晚清大国手周小松与曾国藩弈棋往来:

曾国藩最好弈,而不工。尝召小松弈,意厚赆之。小松授曾九子,裂其棋为九片,皆仅乃得活。曾大怒,遂一文不之赆。

曾患癣,终身不愈。每与人弈将负,则半身伏案上,癣益痒,爬骚肤屑盈案,人莫不厌苦之。尝与某武员弈,至相诟詈,几至挥拳。明日乃嘉其有胆气,保荐之。

曾国藩在道光二十年考中进士,旋任翰林庶吉士,时年28岁。在他传世的日记中,详细记载了他自己日常的围棋活动。仅就这些日记中的记载大致统计,从道光二十一年起的十三年中,他共对弈一千三百余盘棋,观棋还不在其中。自然,实际对局的数目还不仅于此。
从记载中看,有时他一天下两盘棋,有时一天下三盘,最多一天下四盘。作为朝廷大员,曾国藩公务繁冗,但他常忙里偷闲,弈棋遣兴。有时,他在处理两百件公文后,仍要下两局棋方能入睡。

一天,曾不断接待来访者五回,忽然发了棋瘾,非下两盘棋后才入内室休息;还有一次为来访者书写对联十七幅,不顾疲劳继续弈棋;有时半日内分別与两人对阵,有时一日内连与两人对垒角逐。不仅如此,往往下完棋后余兴未尽,半夜时分进了内室,他还要摆开棋盘,或打谱或复盘,仔细玩味一番。当身边无人可为对手或遇风雨无法外出,曾国藩只好自己一人对弈,实在无以遣怀,就把夫人拉出来下一局,也有自得之乐。

曾国藩的棋友,在他日记中就可找出五十余位。从身份看范围极广,诸如亲朋好友、幕僚职属、看病的大夫、过往的官员以及不第的士子,还有他的兄弟曾国荃和弟媳等等。除此而外,当时国手周小松、黄南坡等也与曾国藩常有棋艺交往。曾国藩与棋友关系甚密,情意眷眷。棋友别去,他亲送行,棋友辞世,他则痛哭,并吟诗作赋以寄怀念之情。

这里应特别提到曾国藩与僚属下棋,大凡他棋瘾发作,即不顾等级尊卑的界限,常找下属手谈。从他的日记中可以看到,小小的桐城县令薛炳炜是他常年的棋友。有一个不曾记下姓名的普通举人,因棋艺颇佳,也受到曾国藩的青睐。咸丰九年十二月,已是子夜二更时分,曾国藩旁观鲁秋航、李榕二入夜战,四时许才入睡。之后几天不下棋,技痒难耐,就悄悄到下属毛鸿宾、胡莲舫家中求战。

不仅在家中弈棋,既使公务在身,曾国藩也往往见棋就忍不住要比试一番。

道光年间他入宫当值,至勤政殿引见前也要下两盘棋过瘾。后来,在镇压太平天国起义时,曾国藩率军征战,更是以围棋随身自娱,而且愈是不顺心愈要下棋。这时围棋已成为他排遣忧患,不可须臾分离的精神寄托。

咸丰九年,在三河战役中,他的胞弟曾国葆和爱将李续宾被太平军击毙,不久湖南宝庆被围,曾国藩“心急如焚”,遂拉棋友吴子序弈棋两局。其间他疟疾发作,手疼兼生坐板疮,可以说是坐立不安,只好下棋以“解心烦”,看完病便与大夫郭霈霖手谈两局。

咸丰十年七月,曾国藩正与程桓生下棋,忽接圣旨,朝廷补授其为两江总督。一时府邸车水马龙,冠盖如云,程桓生欲罢战,而他坚持棋局收盘后才接见道喜的客人;咸丰十一年,英王陈玉成一举围歼湘军三百余人,曾国藩“心烦意乱”,遂下三盘棋定神。

同治二年二月在丁家洲船上,一日之内连战六局,每局约两刻许。七月金陵解围战失败,他“寸心如割”,又下两盘棋。不久其妾陈氏病重吐血而死,“哭声凄凉”,他“心绪殊劣”,又与欧阳兆熊连弈四局以解哀愁。

同治三年,太平天国天京失陷,曾国藩由安庆赶至金陵,亲审忠王李秀成。一时找不到对手,便与其弟曾国荃随便下两局应景,据他在日记中说,只有这样才算未虚度时日。

同治四年四月,朝廷调他镇压捻军,他自南京北上,一路上因剿捻失败“焦灼之至”,途经山东泰山,上山前在泰安考棚中与人对弈两局,下山后又下两局。返宁途中在淮安适逢漕运总督吴棠,两人是多年棋友,遂弈战不休,十七天内竟酣战六十八局棋。

曾国藩在戎马生涯中与围棋结下的不解之缘,他不仅以围棋排忧解难,也曾有意识地将围棋用于军事。据载,一次部下向他报告大将多隆阿收队之法,他便命人“以棋子摆列阵式”进行实战研究。

曾国藩一方面嗜棋,一方面又屡屡发誓戒棋,他认为下围棋“最耗心血”,多下則“头昏眼花”,有时“眼蒙太甚”,“明知旷工疲神而屡蹈之”,一度发誓“戒棋”,他在日记中曾写道:“为棋所困,费光阴至一时之久,妨正务,以后戒之。”甚至说,再下棋便“永绝书香”,决心不谓不大。为了戒棋就只看他人下棋,结果不久仍“跃跃欲试,不仅如见猎之喜,口说自新,心中实全不真切”。